HM集团针对新疆棉花背后的阳谋和阴谋涉及700万人口生计

3月25日,新疆一商场关闭HM门店并要求道歉,这无疑是新疆对HM集团的反击。

表面上HM集团对新疆棉花的歧视,来源于表面的碰瓷,也就是拿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阳谋,但背后的阴谋令人不得不小心。

目前,全疆从事棉花生产的人口达 700 多万,农户 35%-70%的收入来源于棉花种植,棉花

新疆棉花从 1999 年的 7.4 元/千克增长到 2003 年的 15.35 元/千克,甚至在 2010 年猛涨至 27.95 元/千克,但 2015年又降至 11.38 元/千克,2016 年开始缓慢回升,期间增减变化较多,价格波动极其频繁。

“棉花的产业链十分长,连接着棉农、棉花加工厂、棉花贸易企业、纺织企业、服装企业和消费者,棉花价格波动影响整个产业链及相关产业。”

棉花价格的大幅度涨跌将给整个产业链带来巨大的冲击,从而使棉农利益受损、大量纺

织企业倒闭、大量棉花积压。棉花价格的连续周期性波动使人们意识到棉花价格的风险很大,但棉花价格可以进行预测并人为进行有效干预。

非理性预期棉花作为大宗农产品,生长周期较长,而上游企业则属于快销品制造行业,这些企业需要根据消费市场的变化而变化。

当市场中某种样式、花色的服装需求大于供给,而这种情况可能持续一段时间的情况下,厂家向供应商提交的订单就会将实际需求不断放大,向下游传递大于实际需求的不真实信息,导致下游供应链成员错误的解读市场,从而生产出不符合市场需求量的产品,而市场又无力消化所有的生产量,导致库存积压,而此时进行调整为时已晚。

这是一个典型的哑铃型供应链,众多的棉农、消费者将中间的涉棉企业夹在中间,棉农将辛苦种植、收获的皮棉产品出售给棉花收购商,收购商将皮棉销售给加工厂进行初加工,再由皮棉加工厂将加工好的皮棉销售给棉站或纺纱厂,进而销售给服装加工厂制成成衣销售给消费者,整个供应链的需求差别很大。

纺织服装产业是中国一个重要的优势产业。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数据。在制造和批发零售两个领域的纺织服装产业有121万家法人企业,拥有资产9.37万亿元,2018年的营业收入达到12.7万亿元,超过当年中国GDP总额的14%,是仅次于电子信息产业的中国第二大产业部门。

纺织服装行业的法人企业直接从业人员多达1563.6万人,加上个体工商户和农业领域的棉农,估计该行业直接雇佣的人员为2500万人,直接影响大约2000万个家庭,谢菲尔德联也就是8000万到1亿人的生计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rbxgsx.com/,谢菲尔德联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